最新讲章:复兴的十二要素

最新讲章:复兴的十二要素

“三一神论”合乎圣经吗?

“三一神论”合乎圣经吗?

最新讲章:“小事的力量”

最新讲章:“小事的力量”

属灵生活
阅读次数: 550上传日期:2018-07-24

诚如大多数圣经学者所理解的,彼得和保罗并非始终认同各自的布道方式。甚至有一次,保罗当众严厉指责彼得的假冒伪善。然而,在对主的信靠以及生活方式上,二人却是异口同音,志同道合的。 彼得在论到人类历史的末了,地球将被烈火销化之后,他设问:(既然如此),“你们为人该当怎样圣洁,怎样敬虔?”(彼后3:11)并且他又作了简明地回答:“就当殷勤,使自己没有玷污,无可指摘。”(彼后3:14) 保罗也曾论及同……

阅读次数: 1516上传日期:2018-06-02

奇妙真相:美国加州公路管理局发现,在笔直平坦的高速公路上行驶,司机很容易因犯困而偏离车道。安全起见,管理局在公路上增设了隆起带——当司机偏离车道,轧上这些隆起带时,会发出巨大的噪音,从而唤醒昏昏欲睡的司机,避免发生意外。如今,美国大多数地区都设有路拱,借以唤醒沉睡的司机,免遭厄运。 “现今你去,在他们面前将这话刻在版上,写在书上,以便传留后世,直到永永远远。因为他们是悖逆的百姓,说谎的儿女……

阅读次数: 2971上传日期:2018-04-27

奇妙真相:威廉·佩恩是宾夕法尼亚州殖民地的开创者,深受印第安人的爱戴。一次,印第安人向佩恩承诺,限他步行一日,所经之地全部赠送给他。次日,佩恩披星戴月地走了一整天。当得知佩恩步行圈出的领地时,印第安人惊呆了,他们没有料到佩恩会当真。不过,印第安人还是信守承诺,将那片区域(今日费城一角)赠送给了佩恩。你是否像也威廉·佩恩一样,单纯地相信上帝的应许? 有句话说:“主说、我信、事成。” ……

阅读次数: 4559上传日期:2017-09-23

引 言 “你们要回想罗得的妻子。”——在基督的训诲中,这或许是最生动、最具说服力的例证了。通过上下文我们不难看出,这话是讲给生活在今日之人的。其上文中的“当那日”(路17:31)指的乃是“人子显现的日子。”(路17:31)下面,就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耶稣当日的教训: “又好像罗得的日子;人又吃又喝,又买又卖,又耕种又盖造。到罗得出所多玛的那日,就有火与硫磺从天上降下来,把他们全都灭了。人子显现的日……

阅读次数: 4186上传日期:2016-10-14

一个奇妙的真相:新建的美国世贸中心,是西半球最高的摩天大厦,高达541米。这座巨大的高塔建在下曼哈顿区一块坚实的基岩上。最初,为了清理地基区域,单单爆破工作,就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。约有40辆卡车卸下了306立方米的混凝土,来为这座40000吨的建筑提供坚实的地基。 路加福音记载:“有人谈论圣殿是用美石和供物妆饰的;耶稣就说:‘论到你们所看见的这一切,将来日子到了,在这里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,不被拆毁……

阅读次数: 14810上传日期:2016-03-02

奇妙真相:研究表明,人如果超过20个小时不睡觉,其精神状态就相当于血液酒精浓度达0.08的状况。在美国,血液酒精浓度若达到该数值,则被视为酒驾。我国每年疲劳驾驶酿成的车祸超过十万起,死亡人数达1550人,受伤逾71000人,直接经济损失125亿美元。 在世界各地,都流传有类似“沉睡英雄”的传奇故事:安眠于群山之下的骑士,身穿耀眼铠甲,静候最佳时机,一举歼灭宿敌,拯救了他们的王国。在故事中,牧羊人常常会在深……

阅读次数: 44423上传日期:2013-10-11

奇妙真相:热带榕树以“绞杀榕”著称,因其生长习性异乎寻常。它的种子往往通过鸟粪粘附在另一棵树的叶片上,生命就此萌发,渐而长成参天大树。绞杀榕的气生根沿着寄主树的枝干向下,寻找土壤。一旦扎根,榕根会迅速变得粗壮,发荣滋长。它们盘根错节,交结成网格状盘绕寄主树的主干,劫掠阳光、水和养分,从而阻止寄主树生长,将其渐渐“饿死”。最终,绞杀榕恩将仇报,使自己赖以生存的大树“窒息”而亡,枯萎腐烂。它却占据寄主……

阅读次数: 63464上传日期:2013-05-17

教我们祷告(上)奇妙真相:福吉谷战役期间,华盛顿带领的革命军在战场上挖壕固守,饥寒交迫。一天,一个住在附近的农夫给部队送来急需的食物。在返回的路上,他听到有人在说话,于是顺着声音来到一片林间空地。在那里,他看见有个人跪在雪中祈祷。农夫匆忙跑回家,激动地对妻子说:“美国人肯定会赢得独立战争!”“你怎么知道?”妻子问。农夫回答说:“我今天听见乔治•华盛顿在林子里大声祷告,上帝肯定会垂听他的祷告,……

阅读次数: 42599上传日期:2013-05-05

奇妙真相:二战期间,法国的抵抗者相信,纳粹的占领只是暂时的。这些勇敢的男女们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战斗,被捕的战士受尽酷刑折磨。尽管敌众我寡,胜算渺茫,但他们依然不屈不挠,坚信联军很快会到达,将法国从残酷的压迫者手中拯救出来。 但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有些战士逐渐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抵抗和躲躲藏藏的生活。在许多人看来,联军似乎永远也不会来了,因为他们正忙于同其它战线上的纳粹敌人做殊死斗争。看起来法国将永远处……